文章类别思 Think

又一些死亡

在刚过去的六七月,又有几位我在意的人过世了。

离我最近的一位是我的外公,在端午节前两天走的。我们家没有太多迷信讲究,和爷爷去世时一样,在外公去世当天和隔天,所有事迅速且简单地尘埃落定。大概因为时间和疫情关系,家里觉得我没必要回去一趟,所以我爸一周后才告诉我这个事情。外公今年 90 多岁,这个年纪去世是很自然的一件事了。

阅读全文——共1013字

从整理音乐说起

最近半年,将自己的音乐专辑库重新下载与整理了一遍。

事情的起因,是去年 12 月 24 日晚上,由于手抖误操作,导致移动硬盘里的音乐专辑全部丢失,除了一小部分常听的专辑存了一份在电脑里,其他全都丢了。说多嘛,其实也不到 1000 个,跟很多人比起来还是小巫,但那一瞬间,头脑几乎空白,毕竟这是从高中开始、十多年的收藏。

阅读全文——共1831字

一种老了

我觉得自己老了,不是身体上的老(尽管也有这方面),是思想上的。

今年春节在家几天,父母和其他亲戚依然在催我回广东工作、成家买房、稳定下来,是啊,在他们心目中当然是「稳定压倒一切」的。我试图跟他们说如今这个时代跟以往有如何大的差别,发达城市与小城市的生活状态是如何大的不同,我们这个世代的人对个人主义是如何崇尚,等等。他们肯定也知道这些,毕竟在这个信息时代,就算被动但也前进了,很多观点他们也无力反驳,谈话中可以感受到他们的无奈,最后我妈说:你们现在是喜欢自由,玩得没有顾虑,也没有什么责任,但你们再大一点、到我们这种年纪的时候,后悔都没用了。

我突然就感到脑中一空、眼前一黑,然后是一种恐惧的感觉。

阅读全文——共1246字

anti-spring-festival

不知道什么时候起,对「春节」产生了反感。

前些年,与大多数人一样,只是觉得这春节越过越没有年味,没什么意思;但后来,越来越不喜欢这种节日的形式,仔细一想,现在好像对任何节日都无感了,春节尤甚。

大家都说是因为我们长大了,才会觉得越来越没有年味。而作为一个能把任何事情都归咎于社会问题的人,自然认为这是因为社会的飞速变化导致传统的崩溃,这一点在去年所写的春节感想中也提到。

所以,我们现在所处的阶段,社会的变化到底有多飞速,是不是有史以来加速度最快的一个阶段?

或许,每个人在有能力接受新事物的年纪,都会认为自己所处的阶段是变化得最快的,想想父母年轻时的改革开放初期,想想祖父母年轻时的共和国初期,当年的他们大概也有「自己无法被长辈们理解」和「自己一定会理解后辈们」的想法吧,而如今,他们已经无力接受新事物,只能感慨着「世风日下」。

阅读全文——共1278字

[补] 记一个很热的春节

这是上一篇日志里提到的春节杂感,之前写好了一大半,想接着往下写却不知道怎么接,就这么草草结尾发出来好了。

———— ————?———— ————

这个春节应该是人生中所经历过的最热的一个春节了,尤其是在湛江这个大陆最南端的城市。而除了「最热」以外,这个春节对我来说也创下了其他一些记录,例如毕业后第一个春节,最长途跋涉春节,最堵车春节,当然,还有最没有年味春节。

这次春节的行程大概是这样的:1月26号傍晚的飞机(吐槽一下不但延误一小时,飞机餐的分量还特别少),晚上回到深圳的姑姑家;27号罗湖南山来回跑,一天内弄好了户口的一些事情;27号晚上所有小组与小蜜蜂小组的联合 home party,打火锅、看电影,通了个宵;28号姑丈开车回湛江;1月29到2月4号奔跑于各种同学聚会与家庭聚会;2月5号堵车上深圳,6号凌晨才到达,睡了三个多小时,马不停蹄高铁上北京,又遇上雪天,降速、停车,晚点3小时44分钟,7号凌晨终于到达。

阅读全文——共1570字

...评论提交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