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类别乱 Mess

一件关于音乐文件的诡异的事

近日某天,在电脑的音乐.app 里播放一张原声专辑,第一个曲目播放到结尾时,我意识到有点不对劲——音乐停止后那几秒短暂空白里,猝不及防地突然响起了一声,仿佛回光返照。

这个专辑我听过很多次了,自然知道这一声原本不应该有的。于是反复听了几遍,确定刚刚不是我的错觉,并且点开同专辑的其他曲目基本听了一下——都、有、问、题!而在把这些曲目都过了一遍后,我听出了这一声「回光返照」的规律,似乎是每个曲目……

read more…

口腔溃疡记录 2020

这篇口腔溃疡记录迟到了半年多,不过反正没有人在意,没拖到 2022 年已经算不错了。

我的口腔溃疡记录是 2020 年开始做的,去年一二月做过一次总结,原是打算两个月或一个季度做一次总结,但后来觉得数据量不够大,可能造成结论不够准确,于是就攒了一年的数据(这次真的不是因为我懒)。之前那次总结奠定了很好的基础,图表的维度和样式这些,基本都是沿用,不过这次有了更大的数据量和更多的经验,也修正了一……

read more…

無處独立十周年

自 2011 年 7 月 1 号本博客「Nowhere 無處」成为一个独立博客起,已过去了十年。

两个小说明:这个博客最早的最早是 2007 年开始的,但确切日期考证不了,最早的一些日志应该是由于太水,在大搬家时被我抛弃了;而博客改名为「Nowhere 無處」是在 2008 年 9 月 30 号,但只是一次普通改名(以上都写在「关于」页面)。2011 年把博客独立,一来有确切日期,二来是个能……

read more…

口腔溃疡记录 / 2020 / 01-02

之前的日志有稍微提到过,我是口腔溃疡易发体质,什么贴、什么喷剂、什么维生素都不太管用,我自认为饮食习惯和生活习惯并不算糟糕,但它就那样发生了。三十年来,我也早就认命和放弃治疗了,反正这身体也就这样了。不过呢,既然它发生了,除了涂点可能只是心理安慰的药以外,还是可以做点更没意义的事情的——比如说做记录。

这个想法是去年年中冒出来的,既然是记录,时间当然得工整些。经过漫长的等待(其中也经过若干次……

read more…

杂想杂写 / 026

不知不觉竟然又把博客丢荒了两个月。

现在好像就靠旅行日志和追星日志来维持更新了,这博客可以说是非常惨淡了。

追星的话,莎姐 Sarah Brightman 与 Gregorian 年末在欧洲有个圣诞巡演,然而去欧洲的路费太贵了、加上欧洲国家的签证太难弄,只能含泪放弃,希望会出官录吧。

旅行的话,已经计划好十月去一趟日本,再不出去玩一趟可能我要憋死了。签证比想象中好弄太多了……

read more…

...评论提交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