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个 [伪] 年终总结也写了几年了,没记错的话这是第四年。

其实每一年都跟前一年大同小异,有些东西都已经写腻了,但作为为数不多我能坚持至今的东西,还是尽力保持一下吧。


正职工作依然没换,日复一日朝九晚六,大概是 1% 的责任感加上 99% 的贫穷,使我在没有太多热情的状态下,依然把工作该怎么做就怎么做。兼职也有,依然是做着一些书籍装帧,但说实话,相对于上学时,现在对书籍装帧的热情应该也是剩下 1% 了。各种东西都很腻。

倒是搬了家。先前一起住的 Vincent 是大学师兄,春节后不久他就去上海工作了;五月时租了望京地铁站附近一个三居室,与 Seki 和 Ryan 搬到了一起住。噢对了,因为 Vincent 离开北京,先前我们一起养的一只猫(猫是我一个前同事出国留下的),现在是我一个人在养。


这一年来,看的书和电影都不多,就是又刷了两套不同版本的纳尼亚英文版,还想刷 Penguin 最新出的、封面是描线插画的莎士比亚系列,刷了两本发现没钱了。

年度最大惊喜是《咕噜咕噜魔法阵》新番动画,这次补全了剧情,超好看。年度最大情怀是 Pokémon 20 周年剧场版,虽然没能去成日本的影院看,但也买了场刊、原声 CD、蓝光碟和其他一些周边(感谢在日本的水水帮我收货);也收了限定版的精灵球外观的 2DS LL,虽然不知道是配合究极日月游戏上市还是 PM 20 周年,但外观太好看就决定买了;究极日月游戏也收了,但至今还没时间玩。


2017 年看了两场演唱会:三月在台南看了 Sarah Brightman,六月在上海看了手嶌葵。其实莎姐和葵酱这两场演唱会,跟 2016 年看的两场,基本是相同主题,但追星这种事情必定是不嫌多的。好像现在只有追星这件事,能让我彻底打起精神来,也不知是喜是悲。

2017 年去了这些地方:春节前去了嘉兴和乌镇(with 水水和猫猫,无图);三月第一个周末部门出游去了婺源,看了油菜花(无图);三月去台南看莎姐演唱会,顺便环了大半个台湾岛(日志 上篇下篇);十月去了日本,东京、京都、大阪(日志 1234)。多次路过的上海就不算进去了。


这一年来,越来越喜欢「独自一人」的状态,甚至有点病态地沉迷于这种状态,会尽量减少与切断与其他人的关联。去台湾与日本旅行大部分时间是一个人,看电影与逛商场也刻意一个人去,其实与朋友一起可能会有不一样的乐趣,但要考虑的事情也更多,跟可能出现的麻烦比起来,那份乐趣我还是不要了吧。

其实这也是我对其他一切事情和人生的看法:在累与麻烦面前,乐趣真的太渺小了,活着这件事太不适合我这种又懒又怕麻烦的人了。(当然,每个人对「麻烦」的估量是不一样的。)


由于穷、以及为了避免与理发师沟通的尴尬和起床时需要打理头发的麻烦,2017 年没去一次理发店,让头发自然生长到了可以叫作「长发」的长度。


以上,我的 2017。

得过且过,一年便过了。

2018,我相信和 2017 不会有什么差别。

已有的事后必再有,已行的事后必再行。

日光之下并无新事。(用了去年的原句 again and aga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