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湾一周 / 上

说出来你们可能不信,这次环了大半个台湾岛,其实是去看莎姐台南演唱会的顺便之行。原本都想放弃这场演唱会和台湾旅行的,毕竟很穷啊、北京飞台北太特么贵了,但后来由于种种原因,匆匆决定还是去吧,于是匆匆办大通证签注、买机票、办入台证、买演唱会门票、制定大致行程、订青旅,一个人匆匆就到台湾玩了。

标题里的「一周」有两重意思:一为时间上的「一週」,这次台湾之行从 3 月 6 日到 12 日,刚好整一周;二为路程上的「一周」,从台北开始顺时针环岛一周,除了台中来不及去,走过了花莲、垦丁、高雄、台南,最后回到台北。(是不是应该感谢简体字把「周」和「週」合起来让我有了这个双关的机会?)

read more…

Sarah Brightman GALA in Tainan

这次追星的脚步,直接就出境了,千里迢迢来到台南。为了这次追星,还顺便环了半个台湾岛,游记什么的暂且留到下次再写。

依然是 Sarah Brightman,依然是 GALA 巡演,说起来也奇怪,GALA 巡演去年在全世界跑了一圈,其中也包括大陆几个城市以及台北,不知道为什么今年又到台南再开一场(可能因为缺钱)。

去年已经看过天津场,今年一月突然公布三月 11 号会在台南有一场,作为台南艺术节的一个项目。我也是很纠结啊,毕竟去台湾很贵的,不是半个小时就能到的天津啊……当然,结果显而易见,我还是去了,毕竟莎姐的年纪摆在那,现场是开一场少一场。

read more…

一种老了

我觉得自己老了,不是身体上的老(尽管也有这方面),是思想上的。

今年春节在家几天,父母和其他亲戚依然在催我回广东工作、成家买房、稳定下来,是啊,在他们心目中当然是「稳定压倒一切」的。我试图跟他们说如今这个时代跟以往有如何大的差别,发达城市与小城市的生活状态是如何大的不同,我们这个世代的人对个人主义是如何崇尚,等等。他们肯定也知道这些,毕竟在这个信息时代,就算被动但也前进了,很多观点他们也无力反驳,谈话中可以感受到他们的无奈,最后我妈说:你们现在是喜欢自由,玩得没有顾虑,也没有什么责任,但你们再大一点、到我们这种年纪的时候,后悔都没用了。

read more…

MMXVI to MMXVII

又到了一年一度写年度总结文的时候,今年之所以在跨年之前就发,是因为太久没更新博客、且想不到更新什么,恰好抓到一个可以写的东西,就写这个吧。

呐,大家知道,2016 在国际上是大事连连的一年。但对我来说真的是非常普通的一年——没换工作,也没换住处;没什么惊喜、没什么成果,也没什么记忆点。就连每天写着日程本,都觉得没什么可记的。

工作日朝九晚六地上下班,周末大部分时间宅着睡觉,也会看书、看剧看电影、做点兼职和自娱自乐的设计,但说实话,觉得腻了。倒不是说有特别不顺心的事情,甚至乐趣也有不少,但这样日复一日、而且还将年复一年地继续下去,想想都觉得腻,大概我的个人特质就是特别容易对事物产生腻感。可能有人会以长辈口吻语重心长地说,人生就是这样,我也是这么告诉自己的,却也完全无法化解这种「腻」的感觉,完全无法。

read more…

...评论提交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