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件关于音乐文件的诡异的事

近日某天,在电脑的音乐.app 里播放一张原声专辑,第一个曲目播放到结尾时,我意识到有点不对劲——音乐停止后那几秒短暂空白里,猝不及防地突然响起了一声,仿佛回光返照。

这个专辑我听过很多次了,自然知道这一声原本不应该有的。于是反复听了几遍,确定刚刚不是我的错觉,并且点开同专辑的其他曲目基本听了一下——都、有、问、题!而在把这些曲目都过了一遍后,我听出了这一声「回光返照」的规律,似乎是每个曲目……

read more…

谁能想到 2021 年里作为游客我只去了泉州和广州而已呢

也实在没想到,2021 全年的游记,竟然可以写在一篇文章里,竟然会拖延到 2022 年才写好发出。

2021 年依然是无法出国的一年,而由于全国各地不时出现的、稍大的零星疫情,一些已有的出行计划被再三延后,一些似有似无的出行计划则彻底没了。于是除去九月北京出差、国庆回了趟湛江以外,全年只去了泉州和广州而已(附带广州边上的和美术馆)。

泉州

去年清明假期与单词去了泉州,还是利用……

read more…

MMXXI to MMXXII

2021 过去了,这一年对我来说仿佛没有太多实感,年末了写日期竟然还下意识想写 2020。大概是太过喜欢 2020 这个数字、有些抗拒 2021 吧。

I

2021 是深圳失去香港的第二年。不得不说,去不了香港的深圳,实在无聊透了,唯一的新东西,大概是某某地方又开了什么新商场,而这些新商场,跟已存在的众多商场并无二致。 #ShenzhenHasNothingButShoppingM……

read more…

关于「阿啊」表情系列的一些 / 3

上一篇关于「阿啊」是 2020 年四月写的,算起来是过了很久。这一篇依然是「你并不感兴趣但反正我已经写好了的『阿啊』背后的故事」。

阿啊全系列

截至这篇文章的发布时间,「阿啊」表情系列总共有普通版与像素版各三辑,都已在微信上架。

由于没什么新的灵感,加上我从一开始给阿啊表情设下的各种限制——角度固定、口和手只在必要时出现、不加文字等,阿啊表情很难有新的扩展,特别是依赖说明……

read more…

啊!北京!

九月出差去了一趟北京。对我来说,与其说是「去」,其实更像是「回」,这是 2019 年四月搬离北京后第一次回去,算起来也有快两年半了。

众所周知我是个北京吹,我也毫不掩饰地无数次表示,在中国大陆的城市里我最喜欢北京——因为北京(在文化氛围上)非常包容,在我眼中远比其他几个一线城市都包容,这里容得下形形色色的一切。我出生成长于十八线城市湛江,对小城镇那种不包容、觉得跟大众不一样就是异端的风气可谓……

read more…

...评论提交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