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个月(九月)去台北看了一场雷光夏的演唱会。说起这场演唱会,其实一直在纠结去不去——雷光夏很少开个唱、更别提来大陆了(虽然 2012 年来过一下),但去台湾成本很高啊(虽然也不是没干过这种事)。直到七月 31 号突然出了台湾自由行 G 签停止办理的消息,逆向地让我更想去了,便抓着最后的机会办了 G 签,迅速买好了演唱会门票。

已经忘了是什么时候、什么际遇下开始听雷光夏了,这是第一次去她的现场,也是第一次去华语歌手的现场。演唱会是九月 15 号晚上在台北 101 旁边的国际会议中心(TICC),标题「昨天晚上我遇见你」改自她一首歌的歌名「昨天晚上我梦见你」。

演唱会大概 6 点过一些开场,我提前了一些进场,因为买了最前面区域的票,还能拿到一张海报(但这次出来没拖箱子,一时很苦恼怎样把这张海报完好带回去)。观众里有好些名人:开场前几分钟一群记者冲进来对着我后面某排狂拍,后来才知道是雷光夏最近唱了主题曲的电影《返校》的导演一行人;另外还有雷光夏的家人们,以及在演唱会中被 cue 了好几次的骆以军。

整场演唱会持续两个小时,没有中场休息,加上 encore 部分一共 20 多首歌,其中有《我的 80 年代》《逝》《远方的鼓声》《蓝图》《明朗俱乐部》这些非常熟悉的,也有她首次用台语演唱的《伤心无话》、最近去了藏区梅里雪山创作的《雪山下》。encore 特别有惊喜:《未来女孩》请了妹妹的女儿来弹吉他,这首歌就是妹妹的女儿出生时所写的,当时的「未来女孩」如今已经 14 岁;而整场最后一首《黑暗之光》,她让我们用手机来打灯,用这首歌作为收尾真是太完美了。

雷光夏应该不算以唱功见长的音乐人,可能有人觉得她在创作方面更强,不过呢我很喜欢她的声音。在现场听着雷光夏说话,觉得她说话的声音也像诗一样,似乎能把听众催眠、带进一个冥想的幻境,一些歌曲里的念白和吟唱部分,在现场听着更有感觉。而舞台设计也很有意思,前面的屏风、后面的幕布,在光线和投影的特效下,营造出很深邃的氛围,把观众带进宇宙。

来这场演唱会的一大感受是:我还是太年轻了。雷光夏很多歌的创作背景是台湾的 80、90 年代,在唱《我的 80 年代》之前,她问大家的 80 年代是什么样、让乐手们讲述了自己的 80 年代,而我根本就没有 80 年代啊;后来她又说到 90 年代的台湾,各种思潮百花齐放,这些我也都没有亲身经历过,那似乎是一个很美好的时代(也可能只是怀旧滤镜的作用)。

演唱会结束后从 TICC 出来,看着面前的台北 101,又回到的 2019 年的地球。


这里开始是顺便的台北三日游的部分,其实也没有游到什么。

原本是想在台湾多待几天、去一下之前没去过的台中,毕竟 G 签来之不易,但由于台湾行程之后紧跟着六天的日本行程,担心天数太多、体力不支,于是忍痛决定还是在台北随便逛逛吧。

14 号从深圳飞台北,中午到达。下午接近傍晚时分去爬了象山,谁能想到这是在台北三天里去的唯一一处景点;原以为象山跟深圳的莲花山差不多,谁能想到竟然这么陡,为了看个宣传图里的台北夜景真的不容易。

万分庆幸,到台北第一天先把象山爬了,因为后面两天天气不佳,甚至下起了暴雨。于是看了两部电影,《天气之子》和《小丑回魂 2》。虽说《天气之子》已经确定会在大陆上映,但我是真的没事可做了,先看一遍也无妨,再次看到画面超精细、还原度超高的东京,不禁感慨新海诚真是太爱东京这个城市了,但是谁会不爱东京呢?一个惊喜是在电影里还看到了跟在日留学的水水同学去过很多次那家西武新宿附近的 M 记,男女主在这里初遇,女主给了男主一个现实里不可能那么大的巨无霸。《小丑回魂 2》就是觉得既然看了前一部、那就有始有终吧,前一部是去年在北京电影节看的,两部看下来,觉得美国恐怖片真的挺套路的。

此外就是逛诚品书店了,想买一些书,但人民币最近贬值厉害,一通换算下来还是贫穷占了上风。16 号晚上在桃园机场 T1 度过,也是因为贫穷而买了第二天早上 6:40 飞东京的廉航,幸好在值机前也找到一个能充电能躺下的地方(小贴士:在到达的那一侧;值机后还有个大的休息室)。

诚品敦南店楼梯处的一个展览的艺术装置

以上就是在台北的三天,真的没游到什么,毕竟主要是来看演唱会的(强行拉回主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