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标签演唱会等追星记录

记手嶌葵 2017 演唱会上海场

是的我又去追星了,还是去年追过的手嶌葵。

这次演唱会的 title,官方似乎是叫「手嶌葵天籁之音演唱会」,宣传时又有「手嶌葵首次中国巡演」的文案。最早得知消息,是 4 月底公布的 6 月 2 号广州场;过了几天又公布了 6 月 4 号上海场,我想既然叫「巡演」说不定会有北京吧,就还在观望;然而后来再也没有其他城市的消息,而且官网上的 live info 也只有广州与上海两场,于是觉得情况不妙,赶紧买了上海场的票,只可惜为时已晚,没有第一排中间了。所以这个「巡演」的说法也太不按照基本法了吧。

于是就去上海啦,比三月去台湾追 Sarah Brightman 近太多了。这是葵酱第三次在上海开演唱会,也是我第二次在上海看葵酱现场。去年 7 月就在上海看过一场(日志直达),那是她出道十周年的巡回演出;这一次演唱会,根据我极其有限的日语听力水平,好像听到葵酱说这也是十周年巡回的一部分(虽然准确来说今年已经 11 年了(也就是说我粉上葵酱也有 11 年了))。

阅读全文——共1253字

Sarah Brightman GALA in Tainan

这次追星的脚步,直接就出境了,千里迢迢来到台南。为了这次追星,还顺便环了半个台湾岛,游记什么的暂且留到下次再写。

依然是 Sarah Brightman,依然是 GALA 巡演,说起来也奇怪,GALA 巡演去年在全世界跑了一圈,其中也包括大陆几个城市以及台北,不知道为什么今年又到台南再开一场(可能因为缺钱)。

去年已经看过天津场,今年一月突然公布三月 11 号会在台南有一场,作为台南艺术节的一个项目。我也是很纠结啊,毕竟去台湾很贵的,不是半个小时就能到的天津啊……当然,结果显而易见,我还是去了,毕竟莎姐的年纪摆在那,现场是开一场少一场。

于是,这是第五次看莎姐的现场了。

阅读全文——共2116字

Sarah Brightman GALA in Tianjin

时隔不到一个月,又去追星了,这次是 Sarah Brightman,算下来这是第四次去看她的演唱会了(前三次的日志链接附在文末)。

今年早些时候,莎姐官网就公布将会有新巡演 GALA,最先公开的是日本场次,莎姐对日本也是真爱,还在日本发行了对应的精选集 GALA(嗯,也是圈钱)。后来果然有中国场次,就是城市选得十分清奇——完全避开一线城市北上广深,选了郑州、哈尔滨、苏州、厦门、天津。果断就买了离得最近的天津场,果断就选了最前面区域第二排的座位,虽然已经穷到吃土,但是难得莎姐再开巡演,星也是果断要追的,还好天津场最贵的票在国内这几场里面是最便宜的。

天津场是在 8 月 5 号,大陆的最后一场。谢天谢地 5 号是星期五,虽然还是要请半天假,但总比上个月手嶌葵演唱会在星期一晚上好多了。那天中午就从公司撤了,耗了一个小时从望京坐地铁到北京南站,然后半小时城际到了天津,从天津火车站打了个 uber 先到大剧院取票,再走到之前预订好的、在大剧院附近的酒店放好行李、安顿一下,一气呵成地过了一个下午。

阅读全文——共2559字

记手嶌葵十周年演唱会上海场

7 月 11 号特地去上海看了手嶌葵的演唱会。(插一句,「嶌」是「岛」的异体字,「手嶌」是姓。)

这是她出道十周年的巡回演出,那就是说,我作为她的粉丝也有整整十年了。当初是因为吉卜力的《地海传奇》电影关注上葵酱的,虽然电影很不怎么样,但是她唱的插入曲《テルーの唄》和片尾曲《時の歌》真的是深入我心,前者带领我入坑,而后者至今一直是我手机来电铃声。

葵酱一般的分类是「治愈系」,相对于其他治愈系歌手,葵酱的声音更清冷一些吧,而且有一丝丝的沙哑,对这种声音真是毫无抵抗力。不过葵酱在中国应该算是挺小众的歌手(尽管在豆瓣被标记得不算少),至今为止只来过大陆演出两次,第一次是在去年八月,当时似乎我在忙着换工作,得知演唱会消息时为时已晚。

阅读全文——共2322字

记三刷 DREAMCHASER 演唱会 [应该算是]

莎姐(Sarah Brightman)果然缺钱缺得慌啊,两年之内第三次在中国办演唱会了,上太空这钱是烧得哗啦啦的 XD。

这次演唱会的消息来得很突然,9 月 12 号的演唱会,8 月 14 号主办方才在微博公布消息——我就纳闷了,就莎姐这么不热门的歌手,就这么一个月的时间,票能卖出多少呢?不过就后来看到的现场状况,我着实是诧异了。

话说回来,如果依然是 DREAMCHASER 常规巡演的话,既然已看过两次,也不必浪费钱了;但有其他来源的消息说,这次将会有交响乐团现场伴奏,还是挺想看一场偏古典的、比较纯粹的演唱会的(也就是没有各种舞台特效和伴舞,只有交响乐团在后面演奏,莎姐在前面站着唱)。所以去看的念头占了上风,当然,肯定是去场馆门口买黄牛票。

阅读全文——共2173字

...评论提交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