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类别乱 mess

杂想杂写 / 026

不知不觉竟然又把博客丢荒了两个月。

现在好像就靠旅行日志和追星日志来维持更新了,这博客可以说是非常惨淡了。

追星的话,莎姐 Sarah Brightman 与 Gregorian 年末在欧洲有个圣诞巡演,然而去欧洲的路费太贵了、加上欧洲国家的签证太难弄,只能含泪放弃,希望会出官录吧。

旅行的话,已经计划好十月去一趟日本,再不出去玩一趟可能我要憋死了。签证比想象中好弄太多了,可能因为前期准备充足(比如早早就办好了北京居住证)。这次非常豁出去,会在日本待 12 天,其中 9 天一个人行动,希望我的日式英语能派上点用场吧(可能还不如中文有用 = =),看了一下日本轨道交通的攻略,已经开始为自己担心了。

read more…

另存为故事 / 010 / 搬家

最近搬家了。

要搬去的新家在一楼,是个三居室,我住的主卧有个挺大的阳台,阳台的窗户朝西,窗帘是垂到地板的那种。

搬进去的时候是早上,我便想拉开阳台的窗帘,好让屋子敞亮一些。我走到阳台上,正要拉开窗帘时,注意到窗帘后面的地上有什么黑色的东西在动,但手已经来不及收回动作,下一秒钟窗帘就被我拉开——地上的东西是一条蟒蛇!

这条蟒蛇不是太粗,目测只比两只手掌围起来的圆粗一点点,但是长度很可观,在地上绕了好几圈。我看到了蟒蛇,蟒蛇也看到了我,它的头立刻抬了起来,朝着我的方向。

read more…

另存为故事 / 009 / 新年

有天回家,抄了一条近路。

这条路是沿着河边的,城市里面的河,看起来总是黑黑的,并且向外扩散着一股奇怪的味道;至于河边的路,那是一条用石板铺着的路,与河有一定距离,中间长满杂草,似乎也没人清理,以至于某些石板都淹没在杂草中。这条路基本没什么人走,大概因为真的不太好走吧,平时我也很少会走。

只是今天赶时间,硬着头皮抄近路吧。

因为赶时间,一路上我不断掏出手机来看时间的流逝,同时也在加快脚步。

read more…

另存为故事 / 008 / 医院的偶遇

一个周末,一个人在一家医院逛着,远远见到了朋友 A。

这个医院的室内大致是个矩形,我所在的地方是二楼,中间挖空了一个矩形,可以看到一楼。这个矩形的正中间,一楼与二楼共同的天花板上,悬挂了一个外观老式的吊灯,在我的印象里,即便是晚上,也没见过这个吊灯亮起,大概从它被装好的那一刻起,就纯粹是个装饰吧,而且过时了也没人想理。

A 在挖空矩形的对边上,一个人站着,没有在四处张望寻找什么、也没有在低头使用手机,就只是在那里站着。

read more…

杂想杂写 / 025

打算写这篇日志的时候,我在思索,这个系列是不是应该更名为「再不写一篇日志这个月就没有更新了」。

嗯,四月还是有挺多事情的。

四月 8 号那个周末,部门出游去了黄山。

星期五晚上坐火车出发,第二天先到了合肥然后坐动车,中午到了黄山市。坐缆车到中间,然后开始了爬山,这天爬的路程很短、也不太陡,在北海宾馆(长者当年来黄山也住过这里!)放下行李后,又往西海大峡谷那边去。

read more…

...评论提交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