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类别事 life

记一次在东京看的手嶌葵 live

二月看了一次手嶌葵 live,这是第三次看她的现场,而且这次比较特别,是在东京看的。

说到先后顺序,其实是先定了日本旅行(虽然我也做过为了一场演唱会顺便旅行一趟的事……)。而在一月某天刷 fb 时,看到葵酱发了东京和大阪的 live 消息,东京场次的日期刚好也是我在东京的那几天之间!当然是赶紧预订!

其实我在订位这里也纠结了一下——最想订的位置是二层正面的吧台位,但价格略高(加上附加费用一共 9000 多日元),就订了便宜点的三层的位置;过了几天又觉得,难得一次现场欸,就取消了之前的预订(还要取消费),最终订了二层正面的吧台位。

read more…

MMXVII to MMXVIII

这个 [伪] 年终总结也写了几年了,没记错的话这是第四年。

其实每一年都跟前一年大同小异,有些东西都已经写腻了,但作为为数不多我能坚持至今的东西,还是尽力保持一下吧。

正职工作依然没换,日复一日朝九晚六,大概是 1% 的责任感加上 99% 的贫穷,使我在没有太多热情的状态下,依然把工作该怎么做就怎么做。兼职也有,依然是做着一些书籍装帧,但说实话,相对于上学时,现在对书籍装帧的热情应该也是剩下 1% 了。各种东西都很腻。

read more…

记手嶌葵 2017 演唱会上海站

是的我又去追星了,还是去年追过的手嶌葵。

这次演唱会的 title,官方似乎是叫「手嶌葵天籁之音演唱会」,宣传时又有「手嶌葵首次中国巡演」的文案。最早得知消息,是 4 月底公布的 6 月 2 号广州站;过了几天又公布了 6 月 4 号上海站,我想既然叫「巡演」说不定会有北京吧,就还在观望;然而后来再也没有其他城市的消息,而且官网上的 live info 也只有广州与上海两站,于是觉得情况不妙,赶紧买了上海站的票,只可惜为时已晚,没有第一排中间了。所以这个「巡演」的说法也太不按照基本法了吧。

read more…

Sarah Brightman GALA in Tainan

这次追星的脚步,直接就出境了,千里迢迢来到台南。为了这次追星,还顺便环了半个台湾岛,游记什么的暂且留到下次再写。

依然是 Sarah Brightman,依然是 GALA 巡演,说起来也奇怪,GALA 巡演去年在全世界跑了一圈,其中也包括大陆几个城市以及台北,不知道为什么今年又到台南再开一场(可能因为缺钱)。

去年已经看过天津场,今年一月突然公布三月 11 号会在台南有一场,作为台南艺术节的一个项目。我也是很纠结啊,毕竟去台湾很贵的,不是半个小时就能到的天津啊……当然,结果显而易见,我还是去了,毕竟莎姐的年纪摆在那,现场是开一场少一场。

read more…

MMXVI to MMXVII

又到了一年一度写年度总结文的时候,今年之所以在跨年之前就发,是因为太久没更新博客、且想不到更新什么,恰好抓到一个可以写的东西,就写这个吧。

呐,大家知道,2016 在国际上是大事连连的一年。但对我来说真的是非常普通的一年——没换工作,也没换住处;没什么惊喜、没什么成果,也没什么记忆点。就连每天写着日程本,都觉得没什么可记的。

工作日朝九晚六地上下班,周末大部分时间宅着睡觉,也会看书、看剧看电影、做点兼职和自娱自乐的设计,但说实话,觉得腻了。倒不是说有特别不顺心的事情,甚至乐趣也有不少,但这样日复一日、而且还将年复一年地继续下去,想想都觉得腻,大概我的个人特质就是特别容易对事物产生腻感。可能有人会以长辈口吻语重心长地说,人生就是这样,我也是这么告诉自己的,却也完全无法化解这种「腻」的感觉,完全无法。

read more…

...评论提交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