萨尔瓦多·达利应该算是我最喜欢的艺术家,他的绘画风格以及作品中的意象,对我有种迷之吸引(我在网络上使用的头像,就是矢量化了达利的一幅画)。既然来了西班牙,那怎么也得去偶像相关的地方朝圣一番,而非常恰好这些地方就在巴塞罗那附近。

从巴塞罗那往东北 100 多公里,快到法国边境的地方,有个「达利三角」,就是跟达利有关的三个博物馆:菲格拉斯(Figueres)的达利剧院博物馆,卡达克斯(Cadaqués)的达利故居,布波(Púbol)的卡拉-达利城堡。这段时间卡拉-达利城堡在关闭中,于是只去了菲格拉斯和卡达克斯的两个博物馆,唔,总得留一些遗憾,下次也好有理由再来。

原本设想一天逛完菲格拉斯和卡达克斯的两个博物馆、然后返回巴塞罗那,但查了火车和大巴时刻表发现,要是想做到一天往返,只能非常非常非常赶,我内心直喊「不——」,毕竟是偶像的博物馆啊。最终的决定是先到远一些的卡达克斯,在这里住一晚,第二天原路返回菲格拉斯,再返回巴塞罗那。


卡达克斯

Cadaqués

从巴塞罗那到卡达克斯,要先坐两个多小时的火车到菲格拉斯,再坐一趟一个小时左右的大巴、沿着盘山公路上上下下(没带晕车药真是失策),最后终于看到大海以及这个小镇。其实出门在外,对于坐大巴这件事我很不安,毕竟汽车不像火车那样有精确的时刻和规范,但到卡达克斯也没别的方式(除了打车),只能硬着头皮上了。

终于到了卡达克斯,这是一个背靠着山、面朝着地中海的小镇,这种地理条件真是得天独厚。卡达克斯是达利生前最喜欢的地方,小时候他们家经常来这里度假,后来达利还在海边买了一座渔民房子、加以改造、在这里度过了人生很大一部分时间,就是后面会去的达利故居。从小时候开始,达利就画了不少卡达克斯的风景,后来形成了自己独特的超现实风格后,画面里很多景物也来自这里,卡达克斯在很多处立着有达利画作的牌子,向大家展示这里就是取景地。达利大概是卡达克斯的最佳宣传大使吧,卡达克斯 VI 里 Cadaqués 的 da 就取自达利的签名字迹。

二月是旅游淡季,来这里的游客不多(貌似夏天很多人会冲着海滩来),我估计是这一天里卡达克斯唯一一个东亚人(或者黄种人)。

在卡达克斯住一晚真是非常正确的决定,于是有时间好好感受了一下这个小镇,看到了这个小镇在不同时刻的样子。这里的房子都是白色的,就着地势来建,高高低低不是特别有序,但也不凌乱;面前的地中海蓝而清澈,海上的远处有一些形状奇怪的石头。怪不得达利这么喜欢卡达克斯,我也想到卡达克斯养老啊(认真脸)。

早晨的卡达克斯,最高的建筑是圣母马利亚教堂
早晨的在海边一个框里的卡达克斯
清晨天还没亮的卡达克斯,以上为卡达克斯三连
傍晚在教堂前面眺望
早上在教堂前面眺望
卡达克斯中心海边的达利像;远处海面上那个三角石头经常出现在达利的画里
圣母马利亚教堂,这个金碧辉煌的祭坛也深刻影响了达利的创作
早晨的阳光和青草

达利故居

Casa Salvador Dalí / Salvador Dalí House

达利故居在 Portlligat 海边,离卡达克斯城镇中心有些距离,走过去大概十几分钟,一路上都有路牌指示,就是要爬坡挺累的。

从外表看,这座房子不太起眼,但内里就别有一番洞天了。达利故居是按照预约时间分批进去,房子部分由讲解员带着参观,讲解员会用加泰罗尼亚语、西班牙语、英语给大家介绍房子,没想到我这一批里需要英语的只有我一个人,还好之前做了功课,在一些知识点上还能跟讲解员谈笑风生。后来发现也有一些俄国游客(帮拍照时发现的),难道是因为达利的妻子卡拉是俄裔?

这个房子的构造很神奇,不像通常房子那样规则,而是像洞穴一样,在任意地方接上一条楼梯、挖出一个空间来,所以这里没有「层」、只有「房间」概念。每个房间里的摆设都维持原样,很多摆设都充满了达利的怪诞趣味;房子的各处都摆着书,甚至连浴室里也是,讲解员说原书都运到菲格拉斯的博物馆去了,现在这里只能摆些假书装个样子。

房子外面是个很大的花园,这里是自由参观。花园里有一些蛋啊、拐杖啊这类达利常用意象的装饰物,以及一些不明所以的东西。

达利故居前面的海
达利故居外观,其实从窗户位置也能看出来楼层不是常规那种
貌似是卡拉喜欢的日式伞,墙上的东西想起了草间弥生
桌面上是一个蜗牛造型的时钟;上方的镜子据讲解员说,是达利为了在床上能看到日出而设的,达利说自己是西班牙最早看到日出的人(我看了下地图,虽然这是西班牙最东边的一块地方,但这个房子所在地并不是最东端,除非再往东没有人住)
达利的床和卡拉的床,我有点惊讶他们的床是分开的,讲解员说,他们连洗手间都分开
窗外风景真好啊
一个蛋和一个月亮
不知道到底是桃花还是樱花先拍了再说
花园里摆着一个达利画作里的巨人
从达利故居出来之后,太阳开始下山,只剩下最远处那块亮着

为了看达利看的同款日出,第二天早晨特地摸黑早起爬过来达利故居这边,这么多年终于成功看了一次日出,仿佛置身于达利的画面之中。如果再往东真的没有人的话,我是不是这天在西班牙最早看到日出的人?

清晨的达利故居
达利看到的同款日出

达利剧院博物馆

Teatre-Museu Dalí / Dalí Theatre-Museum

达利剧院博物馆在菲格拉斯,菲格拉斯是达利的出生地,也是达利度过生命最后时间的地方,而达利的墓也在剧院博物馆地下。

比起卡达克斯的达利故居,剧院博物馆更面向大众一些,当然交通也更方便一些,所以观众不少。剧院博物馆的外观很怪诞,外墙顶上摆着很多达利很喜欢用的意象——蛋。不同于一般的以展示画作为主的博物馆,这里的整个空间、每个角落、每种装置,都是达利想要展示的作品的一部分。

当然,在这里也看到了很多喜欢的画作,只可惜达利最出名的《记忆的永恒》原画没在这、而在纽约的 MoMA。自从去过卡达克斯之后,在这里看到取景卡达克斯的画作,都有一种奇妙的熟悉感。

中庭花园
中庭花园的一条船
球形穹顶
达利画的卡达克斯,前一天晚上我走过这里呢
自画像,这幅画我画过矢量版本
达利在这里长眠

从剧院博物馆出来之后,还有一个达利珠宝馆(用剧院博物馆的门票进入),展示了达利设计的一些珠宝。相对于剧院博物馆的一些不明所以的装置,这些珠宝应该在更大众的欣赏范围之内,不过达利在珠宝设计上也融入了很多他奇特的小心思啊。

在剧院博物馆的商店也逛了很久,虽然前一篇吐槽过欧洲人出的周边商品,但这里可是达利的博物馆啊,有他的这么些奇思妙想作为原型,周边怎么也会有点意思的(被追星蒙蔽了双眼的我)。不过由于贫穷,给自己只买了文件夹和一把眼睛图案的伞,这把伞的图案和我头像都是出自达利为希区柯克电影《Spellbound》所设计的场景。

「皇家之心」应该是达利设计的珠宝里最有名的,中间的红色心脏会跳动
眼睛造型的时钟胸针,这个有得卖,但是要 230 欧买不起……
驮着方尖碑的细腿大象,也经常出现在画作里